报菜名的梓木

我有江南铁笛

【双杰】苍山暮云(十一)

*前文:(一)(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魏哥走江湖Bgm:《明月天涯》
*离车只有临门一脚,我……我又卡文了!送上(一点也不豪华的)前戏!
*OOC预警,我流甜不拉几黏糊糊的双杰
*依旧求评论!【满地打滚
*感谢阅读。



46.
江澄从案上摸起一张纸。

墨迹乱七八糟的,这儿一个“阿澄”那儿一个“师弟”,潦草凌乱的笔迹在偌大一张宣纸上丢得到处都是。

江澄眉头一皱,又摸起一张。

只写了一句话:“师弟什么时候回来啊。”

仔细一瞧,却发现边角上还用极细的笔写着“师弟我想你啦”之类的话,字小如蝇头,江澄瞧了半天才看清楚。

江澄再看向案上一溜儿排着的各种尺寸的毛笔,以及厚厚一沓未经批阅的文书,脸由红转黑。

再摸一张:“师弟快回来我好无聊!”

第三张,正中央大摇大摆端端正正写着江澄二字,周围用一圈儿魏婴的名字绕起来,还在边上画了朵小花。

江澄把四处散乱的纸张一张张从案上抄起来翻看,脸色越看越黑。

直到最后一张。

江澄放轻动作,但纸的一角被伏案酣睡的魏婴压在肘下,一扯之下不免牵动到他。

魏婴的睫毛颤了颤,睁开一双惺忪的睡眼。他揉着眼睛,抬头看了看眼前:“唔……师弟?师弟你回来啦师弟!”

魏婴从案前跳起来,刚一清醒,便要面对江澄的怒火。江澄拿着一沓叫魏婴写满胡乱涂鸦的纸,朝案上堆积如山、只字未动的牍文看了一眼,气势汹汹瞋视魏婴:“我叫你帮着批文书,你就是这么干的?”

魏婴嘿嘿一笑:“这不是想你嘛,江宗主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回好不好?我之后批两倍赔罪。”

江澄神色缓和些许,显然受用,却冷哼一声:“几时你也学会奉承。”

魏婴顺势勾他肩膀:“我说实话。你师兄我讲话一向很靠谱的。”

江澄怒道:“你哪来的脸!”

魏婴往他脸上偷个香,一根指头伸出来指指自己的脸:“这儿。”

又问:“哎师弟,他们叫你干啥去?”

江澄偏头没躲过魏婴落下来的吻,转而试图挣开他手臂,奈何推了半天未果,反而被揽得愈发结实,只好认了,没好气道:“说媒!”

魏婴暴喝一声:“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

江澄嘲弄道:“说得好像我就会同意似的。”

魏婴道:“这么说来,咱们也确实不小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阿澄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挑个好日子……”

江澄挑眉:“你就做梦吧。”

趁魏婴不备,一使劲儿甩开他手臂,走了。

魏婴:“……”

他摸了摸自己下巴,有些纳闷。

真有那么不愿意?

47.
没过几天,却轮到魏婴出门,赴钱塘邻近江湖故交之约,华灯初上时茶楼饮宴。

彼时江澄为他整着衣领,说些出门在外注意形象、莫丢了江家颜面云云,魏婴低眉垂眼乖觉得很,任他摆弄。江澄见他扎马尾的发带垂下来,是紫色的,想来是故意如此,却也没说什么,只含几分嘲讽道:“会见狐朋狗友去?”

魏婴笑答:“这就是师弟你的不对啦,人家可都是正经大侠,同我一样。江宗主可要同去呀?”

哈,同你一样,哪还有什么正经大侠!

江澄拢好他衣领,端详一端详,满意地点点头,道:“不去。”

魏婴道:“可是你都点头了。怎么又不去?来嘛,他们都晓得你的,结交一下也好。“

江澄蹙眉:“他们怎么晓得我?”

魏婴一拍胸脯,甚自豪:“师弟如此优秀,我这个做师兄的自然要负起责任夸耀一番,好叫他们来投奔你啦。”

江澄眉梢微微一扬,想到魏婴同旁人侃侃而谈“我家师弟如何如何”的场景,旋即又压住了,道:“你话真多。不去,文书没批。”

“一天不批文书又不会怎样!真不去呀?”

“不去!”

“好好好,不去就不去。那我可走啦。”

江澄嗤笑一声,摆手示意他快滚,早去早回少喝点酒之类的嘱托半句没有。魏婴颇不满足,向他颊上偷个香,舔一舔嘴唇,才踏着自个儿师弟咒骂他不要脸的声音,心满意足走了。

48.
待到魏婴一身酒气回来,身子软绵绵的直往江澄怀里倒,江澄才想起他们似乎有一阵子没有一块儿喝酒了。先前两个人都伤着不能喝,有点惨兮兮的。

江澄问他:“怎么喝成这样。”

魏婴晕晕乎乎倒他身上,说话时嘴唇蹭着他颈间的肌肤,呼出热气:“唔……酒太好。”

江澄微不可查地颤抖一下,又道:“好酒我也有的是,在外面喝那么多干什么。”

魏婴当即不依:“师弟诓我,你又不好这个。”

江澄一下下顺着他脊背安抚,颈项间酥麻发痒,魏婴却偏偏软得一滩水似的挨着他,不好推开,只得生生受了,道:“但你喜欢。”

魏婴软绵绵的唔了一声,江澄看惯了他和自己插科打诨互相抬杠的样子,此时见他如此,顿觉新奇得很。魏婴埋首在他颈窝里蹭了蹭,像只疲乏的小兽。距离委实很近,江澄甚至闻到他身上似有若无传来些香味,不由拧眉:“不是去见正经大侠?怎么一股子脂粉味。……给我起开!”

魏婴急忙辩解,迷离的眼泛起些清明的光:“席间他们请了歌女助兴,他们好这个。我不好的。”

江澄想到自己来时,一间间青楼楚馆问过去,无一不知魏公子其人,冷哼一声:“你不好这个?你也有脸说?”

魏婴满面酡红,显然喝得烂醉,眼皮强撑着睁开,怔怔然看江澄,咧开嘴笑了:“我只好师弟你这样的。”

“……油嘴滑舌。这话你自己听着不肉麻?”江澄斥他一句,察觉魏婴又彻底软下身子扑在他身上,便三步并做两步把他拖到床前,丢了上去,道:“下回少喝,免得还要别人伺候。”

魏婴哦了一声,一双桃花眼眯起来,弯成个浅浅的弧度,懒洋洋向江澄道:“太困啦,不想洗脸。阿澄帮我擦擦好不好?”

江澄:“……”

江澄走上前去,扳过他的肩膀,伸出三个指头问他:“这是几?”

魏婴信誓旦旦:“二!”

江澄又问:“你是谁?”

魏婴猛地起立:“天下第一的大侠!”

江澄把他拖回来摁好,再问:“知道魏婴是哪个吗?”

魏婴摇头。

“那魏无羡?魏公子?”

仍是摇头。

江澄盯着他看,皱眉深思一阵,试探着开口:“……魏郎?”

魏婴的眼睛似乎亮了一瞬,使劲点头。

江澄难得这么叫他一回,臊得很,赶紧再问:“那我是谁?”

魏婴眯着眼睛盯着他一会儿,笑道:“天下第一的爱人。”

……这到底是醉了没醉啊?

江澄纳闷,儿时他见过魏婴喝醉,却该是疯多过傻,极为闹腾,难道随年岁增长,转了性子不成?

江澄摁住魏婴两边肩膀,肃容道:“在这儿等我,晓得了么?”

魏婴乖乖颔首。

点我看两千字前戏……


Tbc.

———————————————————

底端打广告,卖一波极地冷圈苏涉x江澄安利:《夜泊秦淮》《人间》
真的好吃,你们信我啊!!!!

评论(59)

热度(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