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菜名的梓木

我有江南铁笛

【涉澄】江宗主,橙子很好吃

我今天就给大家表演一个疯狂吹我鱼!!!!
太几把好吃了,容我爆个粗口,涉澄真太好嗑了
又甜又刺激!!!!我吸爆!!!
我为太太疯狂爆灯,这个新年礼物太棒了,我滴极地西皮之心都被捂热了,抱住我鱼就是一个大亲亲!!!

猫冬鱼:





这个设定是延续梓木 @报菜名的梓木 的涉澄《夜泊秦淮》,《人间》,《尚可八年》,同背景的一个ooc小甜饼!强烈推荐你们去看!!!超级棒!!!
这篇是送给我亲亲梓mua的新年礼物!!!!猛亲她!!!!一起成为北极圈战士呀!!!
【被屏蔽好多次真是要发疯了】


苏涉喝醉了。



他正襟危坐,嘴唇紧抿,眼睛里面一片深深浅浅的光影交织,睫毛下是水光淋漓。虽然看不出什么明显醉态,但眼下皮肤一点红,以及谈话时的一点语序颠倒,倒是出卖了他。




都言“灯下看美人”,论皮相,苏涉还真是——只差了他两三分。江澄这么想着,仰头又灌了一口。




“江宗主,吃橙子吗,您?”




江澄看他,摇摇头,伸手夹了一筷子盐酱椒圈放进嘴,伸手示意“你吃吧”。




苏涉慢慢点头,然后伸手拈起半块果盘里切好的橙子,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橙子多汁,他身上的白衣裳也沾了点汁液,浅浅地匀开水渍,酝酿着甜津津的果香。




他吃完一块,把果皮搁下,用手巾擦擦手,也喝了一口酒。江澄喝酒,喝的是豪爽和潇洒,利落而不拘泥;苏涉喝酒,喝的是风雅和意趣,许是受姑苏蓝氏熏陶,细嚼慢咽,这点东西是改不掉了。



他喝完,又拈起一块,这次不仅吃,一边吃还一边对江澄道:“江宗主,汁水很多,真的不吃吗,您?”




江宗主身体一僵,摇摇头。




过一会儿,江澄细细想了想他的话,正欲去拿橙子的手忽然一顿——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什么叫,“江宗主,汁水很多”?




他抬眼去看苏涉,苏涉正吃着,腮帮子鼓鼓的,还疑惑似的盯着他,脑袋歪出一个不怎么明显的微妙弧度,像在问——“怎么了吗?”




苏涉喝了酒就一副乖得要死的样子,衬着他那身披麻戴孝跟个大兔子似的。江澄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想着应该是自己想歪了。




他说,没事你吃吧。




苏涉点头,然后继续吃。江澄也不喝酒了,就这么看他吃。只见苏涉陆陆续续地边吃边喝酒,果盘上三分之二的果品都进了他的肚子。




酒也下去不少。




苏涉眼睛发懵,讲话吐字都有点困难。江澄看在眼里,也没出声提醒。他倒是想看看,趁着苏涉醉了,能不能干他娘的一炮——给苏涉指着乾元的身份压了这么许久,就算他提枪进不去,也该展展雄风,好让他知道,谁才是家主!




一声脆响,苏涉的酒樽掉在桌上。江澄露出得逞的笑,站起身去扶他。




“你醉了,上床早点歇息吧。”




苏涉乖乖地“嗯”了一声,乖极了。




江澄半拖半抱半背着他往床边挪。他虽与苏涉身量相近,却因着坤泽的身子在力气上弱他不少。他一边想着这苏涉怎么长得这样死沉,一边却觉着有些不对——




脖颈上痒痒的,一片湿乎乎,散着热气。




——苏涉这厮,在舔他脖子!




江澄浑身一僵,又觉着苏涉一边亲上他耳朵,一边吐气,被酒浸过的一把低沉嗓音响在耳边:




“江宗主,真的很好吃,橙子。”




江澄一颗悬着的心稍稍往下一放,也没再去想这话有什么不对了。他伸手将苏涉放在床上,欲起身去关窗,却被他一把拽下。




江澄趴在苏涉胸膛上,脸被苏涉的手摁得稍稍变形,已然快要气黑了。苏涉一边把手往他衣服里摸,一边黏黏糊糊地念叨着“橙子汁水很多”“橙子很甜”之类的话。




这番模样,实在不成体统。可无奈他受制于人,整个人都被迫压在苏涉身上,只好摒气好声好气哄道:




“窗户还没关,你放了我,我去关窗好不好?”关完窗把你绑起来打你一顿好不好。




苏涉沉思片刻,道:“不好。”




然后伸手拎着他的后领把他稍微挪上一些,腰身用力。江澄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已被压在身下。




【下列内容老是被屏蔽,链接走评论了】






江澄:……mmp???你有种撩你倒是给老子做啊???!!!





这个名叫江澄的坤泽被绑着手,身上砸着一个乾元,被迫自己熬过了突如其来的——




不定期的发qing。








————————————————————


小剧场:


苏涉:…江……江宗主,你,次不次屁股……不,苹果?



江澄:……WTF?!?苏悯善我%?…;# *’☆&℃$︿★?








by季鱼

评论(6)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