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菜名的梓木

算了

【冰秋】竹枝

*还债,给@碧夏 的点文!
*千把字无脑甜,OOC预警
*感谢阅读!




01.
有一回,洛冰河外出归来。

沈清秋放下手中书卷,先把人瞧了一瞧。洛冰河身形颀长,一身风尘未洗,却仍然不减丰神俊朗,那副长身玉立的样儿着实能迷倒一票师妹。

沈清秋却拿扇子点了点下颚,心说,没想到少年郎个子拔得这样快,眼看不知不觉之间已经长了这许多,再过些时候,这小子怕是要超过他了。

沈清秋站起身来,挥了挥扇子,示意洛冰河走过来些。自洛冰河回来,除了他叩门时沈清秋允了他入内,两人皆未开口,此刻洛冰河见师尊示意,便不问缘由、极为乖觉地照办,仍是不言不语,只唇角含笑。虽然静默,不过两人多年来起居一处,却也并不尴尬,竹舍外和风习习,竹舍内气息亦闲适而安谧。

沈清秋看着他走过来,眸中洒着星子样的光,一晃神,仿佛沙漏倒转,脑海里冒出当年那个瘦削却坚毅的小男孩。

待洛冰河近前来,沈清秋才猛地一回神,了不得,这小子竟已经比他高上那么半寸了。

他不自觉伸手出去,再揉了揉洛冰河的脑袋,感到果真比几年前费劲了许多,竟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老父亲感,道:“好小子,居然比我都高了。”

他这手顺手就揉了上去,心中还暗自点头,心说摸个头都比从前费劲儿了,洛冰河这长势真是……

不对,他居然在摸男主大大的头!!!

要死要死,赶紧收手……

沈清秋心中瀑布狂汗,正想把手从洛冰河头上抽回来,不料一抽下竟不动,洛冰河伸手把他的手按在了自己脑袋上。

沈清秋略略抬头,撞进一双流转着星芒、熠熠生辉的眸子。

沈清秋懵逼地看着脸上泛起谜之红晕的洛冰河,听见那把清俊温润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来:

“师尊……不如,再摸摸?”

他眼神晶亮,沈清秋简直产生了幻觉,看到他身后摇着的尾巴。

02.
沈清秋:???

沈清秋:这孩子傻了吧。

03.
事实证明,很多年后沈清秋再听见这句话,那会儿洛冰河已经不傻了。

就是比较流氓。

04.
十分难得,今日洛冰河居然并未与往常一样,整个儿粘在他师尊身上扒都扒不下来,而是立在桌前挥笔,不知在写些什么。

沈清秋摇着扇子走到书桌边,向桌上看了看,原来是在批魔族那边的文书。

沈清秋甚是欣慰:虽然这小子已经从冰哥歪成了冰妹,不过手底下的地盘儿好歹还是知道管一管的嘛。

沈清秋才走近,洛冰河即刻搁笔望向他,“师尊怎么这么早就起了?是弟子不好,惊扰了师尊安寝……”

沈清秋知道他就这样,压根儿没花心思去听他说了些什么。

他原本想试着再摸摸洛冰河的脑袋,但却被他眉心那枚罪印吸引了目光,不由得盯着瞧了一瞧。

并未运转灵力,这一道罪印看上去也仅仅是朱砂一撇罢了,倒为洛冰河原本偏明朗的容貌增添了几缕诡谲的俊美。

沈清秋:平时没仔细看还真不知道,这玩意怎么感觉跟朵小红花似的。

洛冰河见沈清秋半晌不语,道:“师尊?”

沈清秋却没有理他,似乎被某种神秘力量掌控一般,默默地伸出手……

在他眉心那枚罪印上弹了一下。

洛冰河教他弹得愣了一愣,沈清秋也立马反应过来,自己也真是莫名其妙就想这么来一下,连忙清咳一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这是……咳,罚你不敬师尊。”

洛冰河的眼睛微微睁大,沈清秋心里咯噔一声,正怕他一言不合又要开哭,不知要哄多久才罢了,不料眼前一花,自己被洛冰河从身后抱了个满怀。

洛冰河像小动物一样蹭了蹭沈清秋的脖颈,柔软的嘴唇擦过后颈处白皙的皮肤。沈清秋几乎腰一软,好歹师道尊严还在,再把腰直起来。耳鬓厮磨一阵,洛冰河凑到他耳畔,一面说话,一面吐出灼热的吐息:

“若我对师尊更不敬些,师尊……又会如何罚我呢?”

沈清秋:卧槽。

忘了这家伙是个抖M来着!

05.
清静峰上,竹影婆娑。

长情似水,淌过万里河山。



Fin.

评论(29)

热度(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