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菜名的梓木

我有江南铁笛

师青玄彻底成了个凡人。
他混迹在乞丐之间,曾经蜜罐里泡大的白脸公子哥儿,那身细皮嫩肉在风尘里摸爬滚打到现在,也不得不粗糙起来。只是眸光明亮依旧——然而谁会去在意一个乞儿眼眸中那一点光?
贺玄经由花城,再通过谢怜,晓得了天界神官那本生死簿上,一介凡夫师青玄将死于何日。左右他欠了花城一笔不小的债,也不在乎再添这么个微不足道的人情:只不过是查看一个普通人的死期。
昔日风师大人眉飞色舞、风光无限的样子历历在目,谢怜有些难过,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已经知晓师青玄的死期,贺玄仍然时常派属下去瞧瞧“那个乞丐活着没有”。每每报来意料之中的回复,他心底皆是不知松了口气,还是吐出一声叹息……总归都消散在风里,那已经不是风师扇底挟着花瓣与清香的风里。
唯独最后一回,他是亲自去的。他为复仇而煎熬了几百年,却从未如此地感受过岁月蹉跎、时光残忍。
那个师青玄会老成这样?
还是他过分愚蠢,真信了年方二八一句玩话。
贺玄沉默地站在他身边,看着他奄奄一息,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蹲下来,与破草席上躺着的人一般高,半晌,道:“若有来世……”
那人将眼睁大,盯着他看了看,勉强扯起了嘴角,颤颤巍巍伸出手来,似乎想碰一碰贺玄,最终又垂了回去。
他的唇角微微扬着,声线已然沙哑得不像话了,嘴唇动了动,贺玄看出他想开口喊明兄,然而到底也没有喊出口。
他只是说:
“若有来世,你过你的……”
又一笑,“可再别遇上我了。”

评论(15)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