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菜名的梓木

我有江南铁笛

甜味破烂4

*都是最近脑的梗,摸鱼来玩的。多了就凑一篇。


魏婴总是等到晚自习最后一节下课、才开始边和别人说话,边整理东西。拖拖拉拉的,要弄上好一会儿才能背上书包。那时候江澄还小,是个少年,耐性不太好,又老要站那儿等他,时常埋汰魏婴没效率、不会安排时间(这路数是跟他妈妈学的),有时干脆拎了包径自走了。但他率先走掉之后。又会后悔,觉得不该赌气,因为魏婴长久以来就是这么个人,对此他再清楚不过。所以途中常放慢脚步,慢一点、再慢一点……直到停下来,站上一会儿才会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抬头,接着走。魏婴下来之后,跟他后面,视线穿过人群,准确地找到他,可以看见整个场面。每次看见,他都会更喜欢江澄一点。江澄不知道,不知道才好。

他其实没看够,但已经足够快活,又想着不好让江澄久等,就把腿飞跑起来,去追他的发小。江澄有一项特异功能,那就是在众人之中精准地辨认出属于魏婴的那个奔跑的足音,如果听到,他就回头看一眼。看见果然是魏婴,那么,若无其事地把头转回去,带着安心,脚步不停。急促的足音越来越近,到了近前,会慢下来,魏婴变跑为走,自然地到了和他并肩的位置上,就好像最初他们就是这样一起走出教学楼的。用不上打招呼什么的,他同江澄说起话来,带着未平复的喘息。

一手揽上江澄的肩膀,去往家的方向。

评论(7)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