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菜名的梓木

算了

读江南别后人有感——赠梓木

看!!!我发现了什么!!!!
我收到第一篇单独成篇的长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比一万个心!!!

安知倾—试图日更:

    他醒了,他以为就他一个人了,结果那个人还在。
  那个人长大了,他以为他们有永远的。
  而他,又醒了。
                     ——题记
  
  
  “我更中意你叫我师兄。”
  
  小小的奶澄多可爱啊,让叫师兄就叫师兄,想来是弥补了魏无羡过往许多年的愿望。
  
  可渐渐的,奶澄变成少年澄,也不愿意叫了。
  
  澄澄从骨子里就浸着一股傲气,不是傲慢的傲,他傲而不骄,知进退通情理,傲的可爱。
  
  可他傲也是分人的,对外人如何,对亲人如何,又是不同。
  
  你若说他的傲骨是硬的,偏偏近了,碰到了,又透出几分柔软。
  
  惊雷下硬抗,又被强行软进另一个怀抱里。
  
  若是不愿,魏无羡还能真的强迫他吗?当然不能。
  
  所以他是愿的。
  
  梦外的江澄因魏无羡不得已弃了爱犬,后又十年如一日甘心为他赶狗。
  
  梦里的澄澄松开小小萌物,毅然决然挡在魏无羡身前的模样。
  
  真是像极了。
  
  “江澄!”
  
  魏无羡措不及防的叫出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叫叫江澄,或许不止这些,他还想要些别的。
  
  之前没得到的,之前错过的,他统统都想要回来。
  
  
  可他也懂自己太贪心了,看着枝繁叶茂的槐树,这是寄托魂灵的地方,他本应该四处游荡。
  
  可是,
  
  “他有了一个江澄。
  
  他的小茅屋由住处成了归宿。”
  
  雨后春笋长,魏无羡的小师弟也越长越大了,出门买早餐,都有人送花啦!
  
  
  魏无羡嘴上不讲,转身却是去荷塘摘了莲花要挤掉那朵红娟花。
  
  魏无羡向来说话直,三言两语却是惹恼了江澄。
  
  其实说是澄澄有点在意过了也站的稳,所以小师弟心里也有点悔意啊,等着宠爱他的师兄说两句话便能好了。
  
  像是梦外的很久很久之前啊,他不就是,想等着师兄来服个软,那些过往,便能烟消云散了啊。
  
  梦外他的十三年没有等来,梦里有师兄来哄。
  
  “那我呢?我你也不喜欢吗?”
  
  自然有些喜欢的,江澄红着耳尖说了句滚,下一句也叫了声师兄。
  
  “那好,我们回家吧。”
  
  回家回家,回家多好。
  
  家里有个流氓师兄,可是借着比手大小偷了一个吻呢。
  
  怪师兄措不及防,也怪师弟不愿推开。
  
  再是很多年后,又是夏回。
  
  练剑的少年衣诀飘飘,转身回眸收剑。
  
  斩断贪嗔痴,方得澄心。
  
  这三毒始终是江澄的剑,又回到了他手上。
  
  一步步向前的身影,经年流转,终于从那个可以被他哄骗着叫师兄的奶澄变成了云梦的江宗主。
  
  那个说恨他,看着他时眼里却有炽热火光的三毒圣手。
  
  “魏无羡。”
  
  那些过往,梦外的承诺崩塌,梦境也随着这一声碎了。
  
  魏无羡醒了,是江澄叫醒他的。
  
  那些少年意气神采飞扬的日子还在继续,后来的刀光剑影还没有体会。
  
  江澄啊,始终愿意为了云梦双杰共进退的,哪管魏无羡做了什么呢?
  
  只要魏无羡这个人,属于双杰之一的魏无羡,肯拉住他的手,跟他讲,我们要一起啊。
  
  
  “我最喜欢某年,空气清新而自由。
  
  你和田野,我沉醉一夏天。”
  
  
  ——
  
  
  一个正正经经的千字读后感,然后结尾让我尖叫一声,梓木是澄圈瑰宝!!!我永远爱她!!!
  


@报菜名的梓木  @尚可听涛
  
  
  
  
  
  
  
  
  

评论(1)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