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菜名的梓木

我有江南铁笛

现在你要不要想起我~

哇,宝给我引用加粗待遇,我好快落!
也miu什么好道歉的哈哈哈,有一些感情是“可惜也要言诠”,不说出来留在心里也是很好的,说出来才可惜了,我的文章多少能收获一点就足够啦,我,在这个场合我是谁不重要的
1234我感觉是帮助我写作的,好像去掉对读者的理解也没什么影响,像自初学者要借助辅轮,也有一天我会不再需要它8!
关于评论,借宝吉言&感谢你呀!
一千一万个热吻(?

发射胶皮鞋:

  未曾付邮,给 @报菜名的梓木 


  说要写个长评,道歉,破产了。今早爬起来看文,跟着目录,前前后后挑着来。看完挺乐的,感动也有,但真要写出来不如让它没有。那天我提出写长评的请求,梓木老师多好玩啊,说感动不要强造,对文不对人,记不清原话,大概是这个意思。是以长评变短评。


 


  《江湖未老》:自魏婴不慎把自个儿弄病后,写家书给家里报平安的事儿便落在江澄身上。江澄写信不似魏婴,较他的絮絮叨叨而言简洁许多。但江厌离每每来信,叙述家中事宜,动辄洋洋洒洒不少,他也不好意思寥寥几字了事,只好冥思苦想,也多填上一些近况。


 


  喜欢这段,好在流畅。写东西按123456来,节奏是对的,耐看。以后有条件了还是要和阿拉伯数字说再见。有一篇文,梓木开头写:像白开水。我喜欢这样,并宣布对我而言,白开水滋味最好。甜的地方太多反而操蛋,小珠子串成文,如果每段都是糖球,吃多了坏牙坏脑。中间放什么都好,缓一缓。你也放了。


 


  《苍山暮云》:想想魏哥这么个人,撩天撩地,成天揣着花草钗环、胭脂水粉,四处送姑娘,却唯独怀里收着个日久陈旧的小香囊,像是捧在心尖尖上的至宝。对谁都敢似有情般撩拨两下,唯独怕唐突了他师弟,那得是多难得啊。


 


    这段是梓木另说的。可爱这段了,这段太可爱了。现在讲人好,都爱用“苏”字,谁套得上呀。皮囊太宽大,那么多角色,没一个能将之穿得挺阔。像做阅读理解,问主人公对他有什么感情,抠脑壳半天,我蒙一个“敬”字。感情中敬最难得。捧着爱着,有这面旗子,攻城顺畅!


 


  写不出长评,原因之一是文甜,太甜憋不出什么,此时合适的行动是说“XX西皮好甜,好”,作者回答谢谢谢谢。憋评论,大家是看得出来的,难免留下坏印象,不如规规矩矩应付。有感而发,这样才好。常常想到那句“对文不对人”,希望宝多收到此类评价,自由写作。

评论(3)

热度(36)

  1. 报菜名的梓木蒜蓉提包 转载了此文字
    哇,宝给我引用加粗待遇,我好快落!也miu什么好道歉的哈哈哈,有一些感情是“可惜也要言诠”,不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