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菜名的梓木

算了

一个叽叽歪歪的长评[?]

感谢长评!!!!
我太感动了甚至想管您喊爹&欢迎下次再来(???

Yusiran:

        梓木老师好。


  今天晚上连着将您的《旧心》看完了,心中真的是感慨万分,我是说话不好使脑子也不好使的那种,如若我下文中有半点无法完全传达给您的意思请多包涵,我只是想夸您。


  旧心是我品着夜雨寄北的纯钢琴曲看完的,我当初想的是看虐文就要有刀一点的曲子,没想到过了火候,我现在真后悔,看完章五结局就是双刀入心了,还不止入心,真的刀到心窝子里去了。
  
  就先从魏无羡梦回那里说起罢,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魏无羡灯罩入眠梦回旧日,只能先将就着用了梦回这一词。


  章一那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江澄从怀中取了陈情让金凌拜那里,他心里是有多苦,那句“拜一拜…你大舅舅。”都说的如此漫长和艰难,就像魏无羡走的那十三年,他一个人在十三年里长跑,就连后来对着那乌黑笛子饮得酒一样,也是像这句话说时一样。


  他心底终究还是惦着云梦双杰的罢,惦着魏无羡少年时系着的鲜红发带,惦着那湖上魏无羡向他迎面直直抛来的几颗莲子,惦着二人没事便即来的斗嘴与吵闹,惦着那支后来被他收进胸口处衣裳最里面,却又最后丢下去的骨笛。
  他惦着的是那些温柔美好的时光,仅此而已。
  
  章一魏无羡见江澄被温家修士按倒时哭的那里我的心是猛然惊了一下的,其一是我对魏无羡的印象也只是浅浅的停留在他献舍后回来的那一番做的事而已,要是谈到他哭我还是真没想过,其二是您的文笔,您可以将一个人的人物的具体形象心理感受和活动都结合在一块,我这么说可能不太恰当,但我可以从您的文字上深刻的感受到人物当时心理,这是我所要向您学习的。


  魏无羡将莲花别在江澄耳际那里我觉得是旧心里最甜的片段了,您将少年时期的青涩与懵懂写得极好,包括魏无羡乱葬岗上丢骨笛与江澄对望时那处,只可惜后来骨笛碎了,那团还在跳动的血肉也没了,他现在所占据那一处身子里的心不属于他。


  后来云梦清谈会结束,魏无羡私下去找江澄,要离开时被江澄那一句“等等”叫住的激动我深有体会,就像是你以前很宝贝的一个小物件被你亲手摔得粉碎,过了许久再回想起时还是会摸着空荡荡的胸口感觉难受,等到那物件被人修好了你再发现要要回来那时,那物件上遍处都是伤痕,再怎么去摸总还是会被上面不起眼的某一道裂缝硌到了手,就不能像原来拿在手里把玩那样,终究还是修不好了的。


  又到江澄无意湖上拾到那花灯,夜晚梦回。


  说是无意,我个人更相信是有意胜无意,缘分胜有意,只不过有时候有意反而更加隔阂,无意会更加拉近距离,只不过我相信江澄拾到那盏随水波而来花灯不是无意也不是有意,而是缘分,是未尽的。


  那个时候的魏无羡身穿紫色校服,就连佩剑的剑穗也和其余江家弟子一样是清一色的藕荷色,颜色就一如他俩当时年少,再提伤疤,江澄肩上的疤和魏无羡脚踝的疤是一样深刻的,并不是说疤的大小和伤口的深浅,只不过是这疤带给他们俩的感情是差不多的罢。


  章五结尾处那里江澄又燃起花灯做一场梦。


  这个地方真的是虐到心窝子里去了,配上夜雨寄北我真的是无话可说,要是前面的都算是铺垫着插了几把刀,那梦里唤江澄的那一声“大师兄”和骑驴吹竹笛的那个魏无羡,相当于是一击毙命,就像是你打辛辛苦苦拉人下本,好不容易打到Boss关卡那里让奶妈给你奶满了血你自己填满了蓝,武器都是上好的精品队员都是精挑细选的,结果还差最后几击的时候Boss突然红血暴走刷出一波小兵,联手把你和你队友一起团灭了一样。


  也像是你打moba游戏好不容易这局不卡了队友厉害了,对面还有挂机的,快乐推到高地之后对面突然逆风反杀一路把你塔全推完然后把你老家一锅端了。


  也像是方士谦的一口毒奶,令人智熄。
  


  总而言之就是您的文字实在是太好了,您的刀也非常好吃…!!!!!!!希望您能多多产刀我想快乐吃刀!!!!!!呜呜呜呜呜我靠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刀我想一直吃下去呜呜呜呜呜…


  以上,您辛苦了。


         @尚可听涛
         @报菜名的梓木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