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菜名的梓木

我有江南铁笛

【曦澄】喂,猫奴!

*临时撑场,支持曦澄友军!
*高中生曦x猫神澄,年下
*感谢阅读



01.
蓝曦臣十六岁那年,父亲去世,他和弟弟由叔父蓝启仁照顾。

蓝启仁作为高中老师,带的那届学生正值高三;他又是个严肃刻板的人,无微不至有求必应必然不可能。于是刚一来,便同两个小年轻约定:准你们最后任性一件事,此后以蓝家标准严格自律,不能够再由着性子行事。

蓝曦臣想了许久,最后说:叔父,我……

我想养只猫。

学校寝室自然养不得,于是从寝室里搬出来,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小屋子,把先前各种事宜物件备好,最终将猫主子恭恭敬敬请回家来。

猫咪通体雪白,一双棕色眼眸干干净净,加上体态矜傲,颇有不染凡尘之感。

蓝曦臣放下沉重的旅行包,望着一片陌生的小天地,想起自己不久前告别了的父亲。垂眸看见身侧的小猫,懵懂双瞳望向他,却不知怎的又勉强回以一笑。那猫却凑过来,减了些不可一世的神态,衔住他的裤脚,脑袋微微贴上来蹭了蹭。

蓝曦臣缓缓蹲下,猫咪松开他的裤脚,转而向他手边挪了些,轻轻舔了舔他的掌心。猫瞳褐色,半点不染尘埃,明晃晃的一对琉璃珠子,漂亮得像他七岁那年见过的湖泊,阳光一照清澈见底。那时他身边还有父亲,虽然很少见到,但他还有父亲。

十六岁的蓝曦臣尚且无法完全做到君子的克己复礼,所以他选择埋首进猫咪柔软的毛里,无声落泪。

02.
十八岁的蓝曦臣走过父亲逝世的悲痛,渐渐长成翩翩玉立少年郎,面如冠玉,融上一分谦和有礼的笑意,清俊温润浑然天成,入则兄友弟恭家庭和睦,出则迷倒万千怀春少女——谁家少女不怀春呢?同温柔的男二号往往更讨读者喜欢一样,蓝曦臣既守礼又温文,校内风评好得很,堪堪可混一个第一。他弟弟蓝忘机过于冷淡,只得退居榜眼。

素有男神之称的不止五好少年蓝曦臣,今日下晚自习回来,发现件不同往日的事儿。

有本书看了一半,摊在夹着书签那一页放在桌上,用梧桐叶子充做的书签上添了个墨蓝色猫爪印。再瞧一旁的墨水瓶,盖子已不翼而飞了。

他放下书包,顺着墨迹找起来。不知猫主子今日如何来了好兴致,给他的书盖个戳来划定属地,苦了沿途遭墨水荼毒的家具地板,一一需要清洗。

他一路走到自己书房,推开门,却先是一缕清风拂面吹了来。他心想,走时好像没忘记关窗啊?

再抬眸一看。

奶白色窗帘飞舞之间,窗边正倚靠着一个人。这人身形颀长,站姿虽是慵懒,却又隐隐透出蓄势待发的凌厉来。蓝曦臣与他四目相接时,只觉得自己撞入了两汪深渊、或者寒潭——他从未见过这样锐利,又这样摄人心魄的一双眼睛,眼角分明是微圆的弧度,眸中却透出剑锋一样的光。

这人相貌极其出挑俊美,披散着乌黑的长发,穿着一身古时的广袖宽袍,却只是在素色里衣外松松罩了件紫色外衫,宽大的下摆内赫然伸出来一条白色的——毛绒绒的———

猫尾巴?

蓝曦臣这才再向他脑袋上看去,果真有一对三角形的猫耳朵在那儿,正警惕地立着。

最后他望见此人薄唇扯出个讥讽傲慢的弧度,而后是冷然的声线响了起来:

“看够了没有?小少爷。”

蓝曦臣教他惊了一惊,回过神来。

家里突然多了这么个奇装异服的男人,蓝曦臣心中警惕陡生,但还是冷静下来,开口问道:“请问您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家中?”

那人低低笑了一声,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话。虽然这一声低笑声线既沉且磁,若在耳边听了,少不得要心尖一颤的,然而结合他刚刚那不乏轻视之意的“小少爷”三字,这番举动,却愈发教人心情不快了。蓝曦臣耐着性子候他下文,实则四处观望,寻找有无防身之物可用。

这时他目光向下一掠,却见地板上墨黑色的一串猫脚印继续蔓延了下去,他顺着脚印向前看,发现这一串印记……

最终指向了窗前。

而那人似乎终于笑够了,道:

“我是什么人?看清楚了,蓝曦臣,我不是人。”

他要展示什么似的,那条白尾巴从身后绕到身前来,一晃一晃,叫蓝曦臣看得很想去抓住摸那么两把,这个念头闪过去之后,他才想到要问:你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不过这个问题,也被面前之人接下来的话打消了:

“我是你家那只猫变的,猫神。”


蓝曦臣:……

蓝曦臣:?!?!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Tbc!

评论(61)

热度(659)